1966年8月,红卫兵“破四旧”(即所谓的“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开始在全国蔓延开来。浙江的红卫兵组织,也开始大破“四旧”,破坏所谓的“封、资、修”事物。杭州的红卫兵,破坏了不少古迹。某中学的红卫兵甚至还试图破坏灵隐寺。闻讯以后,以浙江大学学生为主体的志愿保护队伍,很快组织起来,赶往灵隐寺……●亲历者说紧急“征用”7路公交车“我们一致推测,‘破四旧’的一个目标会是‘灵隐寺’。”回忆起43年前的那个晚上,64岁的王定吾至今印象深刻,“8月23日晚上,我们浙大机械系铸造专业62-1班的住校生们聚在一起,经过商量,大家决定第二天一早去灵隐寺看看。”8月24日,王定吾和同班的10余名同学一早就起床了,他们准备步行穿越玉泉旁的杭州植物园,向灵隐寺进发。“当我们走到植物园时,突然看见一个干部模样的中年人,正满头大汗地跑过来,看到我们就问:‘你们是不是浙大的学生?有一两千名中学生正准备去灵隐寺,你们赶快去看看吧。’”听到这个紧急情况,王定吾一行马上向灵隐寺方向奔跑,并在路上拦下了一辆7路公共汽车。“当时是我买的车票,好像一共12个人,当我们告诉司机,我们是浙大的学生,要去保护灵隐寺时,车上所有的乘客都很支持我们。”王定吾回忆说,当时这辆7路车一路上都没有停,一直开到了灵隐寺。浙大学生拉成人墙守护当浙大学生赶到灵隐寺时,殿内的人已经惊慌失措,不知如何是好了。“我当时立即高喊:‘浙大同学排在外面,挡住中学生!’”王定吾回忆,天王殿东、西两侧入口处的两扇大铁门被关了起来,浙大学生和一些在场的游客手拉着手,在灵隐云林禅寺大殿前围起了一道人墙。但同学们心中明白,要是中学生红卫兵的大队人马来了,这堵“人墙”将不堪一击,派人回学校也来不及了。这时候,人群里有人喊了一句:“我带你们去找电话!”说话的人是当天在灵隐寺值班的园林工人,在他的带领下,几个从“人墙”里偷偷撤下来的浙大学生,找到了一部电话机,直接打给了学校广播台。“灵隐寺告急”的消息,很快传遍了浙大校园。灵隐寺需要紧急支援的通告,像一把火,把近万师生的心点燃了。一场辩论智退红卫兵正当王定吾和同学们守在大殿前等待援兵时,红卫兵的大部队到了。“他们一共来了一两千人,站在最前面的那些,眼看着就要向我们冲过来了,这时候,我突然想出了一个办法。”“我们要辩论!”当时,从严严实实的“人墙”里突然传出的这一声高喊,让红卫兵们一下子愣住了:“要辩论?辩什么啊?”“我们是浙大红卫兵,我们不同意砸灵隐寺,你们有意见可以派代表谈判。”王定吾镇定地回答。于是,双方各派出了7名代表,在大殿对面的小溪凉亭里开始辩论:“灵隐寺是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不能砸。”“封建迷信的东西不能留!”“宗教信仰是受宪法保护的,而且灵隐寺如果被破坏,经济损失重大。”“我们要算政治账,不算经济账!”……浙江美院的学生也赶来参加谈判,从艺术和历史文物价值的角度驳斥中学生。这时,浙大学生终于盼来了“救兵”。“当时有坐校车来的同学,也有跑步来的,校车一辆接着一辆,总共大约来了五六千人,把中学生红卫兵的1000多人团团围住。”“我看到浙大的校团委书记刘景善站到了一辆汽车上,拿着话筒讲:“向红卫兵学习!致敬!我们一起唱歌,欢送中学生小将回校闹革命。”王定吾回忆说,当时,就是在浙大学生们的歌声中,中学生的队伍步步后退,逐渐撤出了灵隐寺。为保灵隐面见市领导红卫兵离开灵隐寺后,浙大学生还是不放心,最后商量,各系轮流换班保护灵隐寺。当晚,由化工系的学生轮值第一班。为了争取舆论和杭州市民的支持,换岗下来的其他学生想到了印发传单,于是,一份《告全市人民书》诞生了。几百份带着墨香的传单,很快被张贴到了杭城的主要道路和工厂,整个杭州震动了。但红卫兵们却并没有消停,“就这样折腾了一个星期,我们认为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大家商量后,决定去见市长。”于是,王定吾和班里的胡前高、成平等7位同学,一起来到了市政府,代表浙大师生就灵隐保护问题,要求市政府采取措施。我们向市政府提出三点要求:一是向国务院报告;二是派军队保护灵隐寺;三是在延安路和解放路,每隔百米搭一个辩论台,由浙大学生和中学生进行辩论。当时,有关领导全部答应了,但辩论台最后已经不用搭了,整个杭州的舆论已经一边倒了。”●档案解密1966年8月26日晚至27日凌晨两时,省、市有关领导先后到现场反复做劝说工作。这期间,国务院值班室给省委打来电话,转达了周总理的指示:与对外活动有关的重点文物,能保存就保存。接到这个消息后,有关领导当场向群众予以传达。主张砸寺的红卫兵才纷纷离去。8月27日上午,杭州市委值班室又将周总理电话指示内容一一通知有关单位。据《周恩来年谱》(1949―1976)记载:“1966年8月底,得悉红卫兵冲击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杭州灵隐寺,嘱秘书打电话告浙江省委:灵隐寺要保护,省委要做好工作。后又致电浙江省委:灵隐暂加封闭。”8月30日,杭州市人民委员会即发布公告:灵隐寺暂行封闭。这场保护灵隐寺的斗争就此拉下了帷幕,千年古刹完好无损地保存了下来。(2009-09-17)

1966年5月“文化大革命”在全国展开后,主要由中学生组成的“红卫兵”响应所谓“破四旧”的号召,砸庙宇,烧诗书,搞所谓“红色恐怖”。杭州灵隐寺面临一劫。8月23日,杭州市中心官巷口出现号召打掉灵隐寺的大字报。24日一早,浙江大学部分学生来到灵隐寺,与前来准备毁寺的红卫兵不期而遇。双方就“保寺”与“毁寺”展开辩论,局势混乱。杭州市委接到报告后,策略地提出灵隐寺“既不废掉,也不开放,由市政府出面封闭起来”的方案,为大多数人所接受,事态得到暂时缓和。8月26日夜,杭州市几所中学的红卫兵再次集结队伍,准备烧灵隐寺。浙江大学第二次组织了约四五千人,保护灵隐寺。得到消息的省市有关领导也前往劝解。到27日凌晨4时左右,双方大部各自撤回。8月27日下午,国务院值班室下达指示,指出灵隐寺是“与对外活动有关的重点文物,能保存就保存”。29日上午,省委书记处常务书记李丰平等领导同志就保护灵隐寺提出具体意见:有不同意见可以继续辩论,在此期间,灵隐寺由杭州市人委封闭保护起来。第二天,杭州市人委发布公告,宣布暂行封闭灵隐寺,包括飞来峰造像等景区,全部停止开放。这场保护灵隐寺的斗争就此落下了帷幕,千年古刹终于完好无损地保存了下来。(省委党史研究室供稿)2011-05-02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