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大学人口研究所副所长任远等在新近完成的一份《女性自我创业需求与建设女性创业体系研究》的课题中认为,目前在校女大学生创业存在创业预期高过创业能力的泡沫现象。
调研表明,与失业下岗女性、女性知识分子平均预期创业投资13万元和34万元相比,在校女大学生高达44万元;与前两者预期创业年营业收入12.7万元和38.6万元相比,在校女大学生群体亦高达64.7万元;但在校女大学生的创业基础在三类不同群体中却是最差的,接受调查的女大学生人均储蓄余额仅为2642元,平均月收入仅为400元左右,与失业下岗人员、女性知识分子平均家庭储蓄余额的10312元和8.5万元大相径庭。
调查得出结论说,尽管大学校园创业气氛浓厚,具有创业意愿者占接受调查的在校生总数的70%,但真正的创业比例却并不高,创业成功比例更是仅有1%。两相对照,不难发现大学生群体的创业热情有“虚高”成分。在校女大学生创业同整个大学生创业群体一样,存在着缺少社会资本和社会经验,虽知识水平高但管理能力弱,以及对相关创业政策认知不足等泡沫成份。
调查认为,如何挤掉创业理想中的泡沫成份,将创业理想转化为真实创业是在校女大学生面临的紧迫问题。“光靠一大堆技能证书出不了创业人才”,任远认为:“关键在于要加强以能力建设为中心的创业培训”。而强化历来是大学教育薄弱环节的灵活创业教育体系、学制和档案保管等问题,以及一系列后援社会服务体系的建立同样是大学生创业所必不可少的。

校人口研究所副所长任远教授等在新近完成的一份《女性自我创业需求与建设女性创业体系研究》课题中,通过对三类典型的女性群体,包括女性知识分子、女大学生和事业下岗女工,进行了分群体的随机抽样调查,认为促进女性就业和创业是促进女性发展和社会福利的重要内容,而创业培训和风险投资基金是扶助女性群体创业的关键环节。任远教授在研究中发现女性创业所得到的帮助明显少于男性,特别是创业培训显著不足。根据调查数据表明,只有15.5%的失业下岗女性参加过创业培训,9.3%的女性知识分子参加过创业培训,女大学生参加过创业培训比重只有1.6%,较多女大学生实际上对创业所需要的条件、创业的流程、哪些行业适合创业等问题基本上不了解。同时,当前创业培训的项目比较局限,主要集中在创业基本知识、开业指导、企业管理等方面。目前,社会上的创业培训主要涉及销售、电脑、管理方面的知识,研究表明女性更倾向于在服务业领域创业,然而针对女性特点的创业培训非常缺乏。由于创业知识欠缺,对创业感到迷茫,多数女性虽然有较高的创业意愿,但实际上难以找到自己的市场定位,女性创业意愿与实现条件之间仍存在较大落差。研究表明,资金也是女性创业普遍遇到的困难。尤其是大学生个人积累薄弱,创业资金限制更显突出,据调查,58.8%的女大学生认为资金是制约自己创业的最重要的因素。接受调查的女大学生人均储蓄余额仅为2642元,平均月收入仅为400元左右。此外,研究表明总体而言女性的可支配资金少于男性,这成为制约了女性创业的关键因素之一。针对这一情况,任远教授认为有针对性的创业培训和风险投资基金是扶助女性群体创业的关键环节,应该对不同类型女性创业提供阶梯性保障和针对性扶助对策,设计完整的创业培训、扶助和政策体系并且特别重视对女大学生的创业支持。“光靠一大堆技能证书出不了创业人才”,任远认为:“关键在于要加强以能力建设为中心的创业培训”。而历来是大学教育薄弱环节的“灵活创业”教育、学制和档案保管等环节的强化,以及一系列后援社会服务体系的建立同样是女大学生创业所必不可少的。在研究中,任远教授还建议促进构建女性创业的支持体系,针对女性实际创业比例不高,创业条件不完善,创业意愿较低的普遍情况,应从政府、社会、家庭的三方支持系统中努力营造女性创业的良好氛围,通过建立以妇联为纽带的女性就业和创业的政府责任体系;建立多层次多渠道的女性创业的融资体系;建立以能力建设为核心的女性创业的培训体系;建立促进女性创业的社会服务体系和社会环境等渠道,有组织地促进女性创业,形成以女性创业促进女性发展的良性循环机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