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4日,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抗震救灾医疗队队员吕飞舟做客新民网,他为我们回忆了灾区人民平淡而又感人的故事。【新民网·独家报道】6月24日,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抗震救灾医疗队队员吕飞舟做客新民网,他为我们回忆了灾区人民平淡而又感人的故事。华山医院抗争救灾医疗队是上海地区最早深入灾区的医疗队。由于道路原因,医疗队只能先在安昌中学操场上建立临时医疗点。5月15日后的5、6天中,他们就驻扎在这里,每天都能感觉到5、6次余震。整个安昌镇停水停电,医疗队自己带了一些矿泉水,但一个人每天只能分到两瓶,不可能用这些水洗脸洗手,每天最多用湿巾纸擦一下。在灾区的日子里,救援队一共救治了380多名伤员,做了100多个手术。而由于停电,为了节约手机电池,保持与抗震指挥部的通讯通畅,吕飞舟以及其他队员们每天给家里打电话就只能很短的说一句:“我这里很好,很安全!”吕飞舟说,在灾区,他看到了很多感人至深的真实故事,他向新民网讲述了其中一个。当时医疗队在前往茶坪的山路旁设点,一天,他看到一名瘦弱的中年妇女爬了8个小时山路从茶坪乡出来。当时,吕飞舟劝这位妇女不要回去了,撤离到安全的地方去,而那位妇女却说还要回去,她的亲人还在山里。第二天,有一位腰椎骨折的老太太被送到吕飞舟他们的医疗点,这时他发现送来这位老太太的就是昨天的那个中年妇女。那个妇女告诉吕飞舟,老太太是她的婆婆,她在前一天晚上又爬了8个小时山路返回村里,找了6个人帮忙,把不能行走的婆婆,抬了出来。妇女描述事情的时候很平淡,但是这却让吕飞舟感到非常震撼,这位妇女的精神让他感动。吕飞舟认为,灾区人民现在还是最需要心理的抚慰。他虽然现在已经返回了上海,但是一直在关注着灾区,他希望还能再回去帮助重建当地医院。现在华山医院还有医生在抗震前线的野战医院,如果有需要吕飞舟也希望能再赴前线。

他们从远方赶来,赴这生死之约!他们为爱而来,不顾一切!5.12汶川大地震发生后不到24小时,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中山医院、儿科医院分别迅速成立了两支抗震救灾紧急救援队,速度之快,有史罕见。5月14日上午,第一批31名医护人员搭机火速奔赴救灾现场。在灾区的25个日夜,复旦医疗队5批次数百名白衣战士分秒必争,与恐惧斗争,与死亡作战,与时间赛跑,救治伤病员万余人,身体力行“团结、服务、牺牲”的复旦精神,用血汗、用青春、用生命在大地裂痕上写下了动人篇章。

图片 1(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红十字医疗队出征)

“必有牺牲乃有为”已经52岁的感染管理科护士任金兰,牺牲了都市安逸的生活;奶奶刚刚去世的骨科医生陈增淦,牺牲了悼送亲人的最后一程;即将披上婚纱的麻醉科医生费敏,牺牲了人生大事的筹备;儿子尚幼的父亲钟鸣,牺牲了初为人父的天伦之乐;……他们急灾区之所急,毅然舍弃小我的安危,扎根灾区,用自己的专业成就大我的安康。那一天,山体坍塌仍然阻断着开往北川和汶川的路,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红十字医疗队队长汪志明果断地说:“北川、汶川进不去。走,往安县重灾区。”

图片 2(巡医路上蜀道难行)

车行至绵阳段,由于路况太差,医疗队不得不弃车步行。在汪队长的带领下,大家每人身背几十公斤重的药物器械,沿着乱石丛生的损毁山路,艰难前行。脚磨破了,咬咬牙,人摔倒了,爬起来再走,徒步3公里,赶至重灾区茶坪境内。那一天,正是茶坪县老瓦山山体滑坡,当地幸存者纷纷逃往山下的第二天,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儿科医院医疗队在队长牛伟新带领下,决定“爬上山去救人”。他们徒步前行,逆着逃生的人群,义无反顾,向老瓦山挺进。那一天,5月26日,部分医护人员被空投到三江镇之后,暴雨不断,余震不断,泥石流时有发生,唐家山堰塞湖即将爆破的传言更使得灾民们人心惶惶,纷纷外逃。在抉择去留的危难之际,党员们挺身而出,号召大家沉着应对,听从组织安排,服从组织分配,坚守岗位,履行本职,起到了稳定人心、稳定大局的核心作用。在灾区的日日夜夜,复旦医疗队的队员们放弃了采访,放弃了总理接见的机会;牺牲了食物,牺牲了睡眠,甚至牺牲了个人安全,只为抓紧每一个救助、治疗幸存者的机会,在绝境打开局面,救死扶伤。插曲:火线入党
2008年6月4日
上海复旦大学枫林校区儿科医院三位年轻的白衣天使,将几张皱皱巴巴的旧纸递到儿科医院院长手中。上面密密麻麻的,是他们在灾区写下的入党申请书。字里行间,充满着对50多岁的老党员牛伟新不顾自身安危,率领队员勇闯峡谷,治病救人的敬重之意;对同院党员马巍毫不利己、专门利人,救死扶伤的钦佩之情。他们说:“在同行的党员同志身上,我们看到了榜样的力量,看到了高尚的医德和为人民服务的精神,更看到了中国人的脊梁和国家的希望。”正是在党员的感召下,他们时刻勉励自己,舍身忘我为灾民治疗。在一次手术后,他们向中山、儿科医院医疗队临时党支部申请,强烈要求加入到中国共产党这个光荣的队伍中来。儿科院长接过这三份沉甸甸的申请书,接过医疗队队员们在前线的动人故事,接过三位年轻人的赤诚之心,感动得热泪盈眶。

图片 3(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儿科医院第一批赴川抗震救灾医疗队队长牛伟新在晓坝)

“必有服务乃有用”成都华西医院、安县西苑中学医疗点、都江堰中德野战医院,晓坝镇、雎水镇、秀水镇,数不清、叫不上名的乡村……到处都有复旦大学附属医院医疗队员的身影。那一天,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儿科医院医疗队刚刚抵达成都华西医院。直升机从汶川映秀镇送来一名右小腿下三分之二完全淤紫的女孩儿李晓兰。由于伤势严重,现场很多医生都认为这条小腿已经保不住,准备截肢。医疗队员马巍和刘江斌医生经过仔细检查、审慎讨论病情后,决定放弃截肢方案,立刻实施手术。经过紧急准备,患儿被推进了手术室。在手术室护士周莉军、夏军的密切配合下,他们争分夺秒,充分减压,反复冲洗伤口。经过不懈的努力,从伤口流出的血液终于从紫色变成了红色,小腿颜色也恢复了正常。队员们兴奋地大叫:“保住了!保住了!李晓兰的腿保住了!”医疗队首战告捷,士气为之一振。那一天,医疗队正准备离开安县老瓦山,赶往下一个需要救助的村庄。护师东莉掏出了身上仅剩的200块钱,她怕当地老乡不肯收,偷偷地藏在留给他们备用的创可贴里,没想到还是被眼尖的老乡发现了。老乡心疼地看着这位年轻的上海姑娘,颤抖着握住她的手说:“你全部行李都给我们了,后面还有困难的地方要去,这钱你自己留着吧,能用得上。今后,一定要再来我们这儿,要是找不到路,就看我们村口的两棵老银杏树,我们等着你。”还有来自汉旺的九十四岁老太太,还有来自震中汶川在废墟中被埋72小时的东汽子弟学校的高二学生,还有被埋近90个小时后获救的北川曲山小学学生,还有,还有……还有许许多多叫不出名字的生命,在医疗队队员的悉心看护下,度过难关,重新焕发光彩。对于复旦医疗队来说,他们的无私奉献,换来的是灾区人民一次次自发地夹道欢迎。看到一张张逐渐绽露笑容的脸庞,他们欢喜,他们踏实,他们满足,他们自豪。插曲:火线入党
2008年5月22日星期四
安县对在抗震救灾第一线奋战一个多星期的华山医院救援队员来说,这是一个非常特殊的日子,因为华山医院党委书记冯晓源批准了他们成立临时党支部的申请。救援队员们激动万分,准备在帐篷内召开临时党支部的第一次支部会议。安县人民医院的严晓华护士,得知医疗队要开党小组会议时,冒着生命危险从危楼中找出党旗。在经历了前线血泪生死的洗礼后,医疗队的张军、朱国虹再一次被党员同志炽烈的赤子之心所感动。会上,他俩在鲜艳的党旗下深情庄严地宣读入党申请书。临时支部书记汪志明噙着泪水说:“让我们共同见证这庄严的一刻!”

图片 4(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红十字医疗队救治被困87小时的小学生蒋瑀琪)

“必有团结乃有力”在灾区救援的日子里,队友们相互关心,饿了,分享一个苹果、一块饼干;累了,和衣而眠,同盖一条被子;冷了,互相依偎,互相取暖。地震,拉近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特别是对复旦医疗队来说,艰苦卓绝的环境,昼夜不休的压力,让队员之间更加团结,感情更加深厚。救护病人的车就开在险峻的盘山路上,一边是悬崖峭壁,一边是岷江,一旦山体滑坡,将无处躲藏;上午,直升机还安全地将医护人员空投至耿达乡,下午,远方便传来飞机失事的噩耗;……山川崩塌!交通拧折!通讯阻隔!物资告急!救援告急!安全告急!生命告急!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复旦医疗队没有退缩,越战越勇。在这个没有硝烟的战场上,凝聚在一起,互助互爱。前方冲锋,后方支援,敢与天公试比高,爆发出更加巨大的能量。5月14日清晨,华山医院丁强院长在出征仪式上对医疗队深情寄语,中山医院王玉琦院长给医疗队送行,儿科医院曹莲华书记甚至亲自为队员打包、检查行李,反复叮嘱大家:在山上歇息的时候要远离大块的石头,注意安全。5月15日,中山、儿科医院领导陆续到队员家中慰问,对他们的理解和支持表示感谢,也为他们带去前线最新的消息,代替在灾区通讯不便的队友们向家人报平安。5月15日,奋战前线的队员们第一次表现出退让,那是因为队里正在讨论首批撤回名单,每个人都想留下来,把回家的机会让给队友。5月15日晚,队里接到紧急通知,第二天有可能要空投到耿达村,大家没有畏惧,没有退缩,唯一的要求就是:我们要在一起。5月21日,复旦大学中山、儿科医院医疗队的医护人员朱国虹被空投至三江源草坡乡,这里人烟稀少,断电断水,是背包里的手电筒,陪她在这片荒凉的草坡上,熬过七个夜晚。这支手电,正是复旦医疗队紧急出发时,医院里的护士为每一个队员准备的。5月22日,华山医院院长丁强和有关领导刚慰问好第一批救援队员家属,又马不停蹄地率领第二批华山医院中国红十字紧急救援队11名队员前往灾区,为救援队注入了新鲜的血液。余震袭来,华山医院汪志明领队、吕飞舟副领队安排队友们撤到安全地带;中山医院、儿科医院的各位队友,在第一时间不是给家里打电话,而是联系队友问平安。……在开赴灾区的无数个不眠之夜,前方和后方都把目光投向同一片星空,在清冷的春夜,互相祈祷,依偎守望。现在,华山医院、中山医院、儿科医院,已有四批医疗队先后从灾区撤离,返回上海。回来以后,他们马不停蹄地参加了学校组织的各种座谈会、报告会。在会上,他们鲜少提及自己,凡是辛苦处、牺牲处、贡献处,说的都是队友的名字、解放军的名字、当地志愿者的名字和老乡的名字。每个人的发言,都是为了激起更多人的良知与热情,前仆后继地投入到灾区的救援医疗工作中去。而对于自己所受的辛苦、冲击,所作的牺牲、贡献,他们只是默默地、默默地一力承担。结语:半个多世纪前,复旦老校长李登辉先生曾提出六个字的复旦精神:团结、服务、牺牲。他谆谆教诲复旦师生“应当为社会服务,为人类牺牲”,这是一种高贵而沉重的精神追求。今天,面对毁灭性的灾难,面对同胞撕心的哭喊,复旦医疗队没有辜负老校长的殷殷期望,他们正在用自己的青春、自己的智慧,甚至以生命作为代价来践行这一人生的信条。在关键时刻伸出援手,众志成城,协助灾区人民共渡难关,并将坚持跟他们一起,并肩作战,重建家园。最后,让我们记住这些名字:汪志明、黄峰平、金毅、吕飞舟、黄钢勇、李骥、张军、楼浩明、夏敬文、朱炎逢、许耿、夏进、乔建华、郭一江、祝朱辰、赵峰、廖蜀宜、李妍斐、沈杰、王慧霖、史留斌、薛骏、李文辉、陈晓军、刘红梅、徐栋、陈佳俊、钟明康、李放、王兵、赖兰、施华、王春华、钱倩文、姚丽娜、谢莉、俞雯霞、刘富菁、高怡菲、张雷、何龙章、李晨琪、蒋正飞、张福林……(华山医院红十字医疗队)牛伟新、马巍、韦烨、徐志兵、方芳、费敏、钟鸣、周浩、范虹、蒋伟、陈增淦、方玲、东莉、顾奕、邬静晔、刘江滨、夏军、周莉军、李熙雷、任金兰、朱国红、张咏梅、邱东鹰、孙剑勇、隗祎……(中山医院、儿科医院医疗队)

相关文章